位置:首页 > 最新资讯

《楚乔传》找到独立女性的正确打开方式了吗?

来源:奔腾年代电视剧  时间:2017-06-08 09:17
男人征服世界,女人征服男人。尽管各种女性励志剧轮番霸屏,国产剧中的女性独立仍是一个伪命题:大多数时候,女性仍需依附男性来变得强大。
 
刷爆弹幕无觅处,女性独立靠功夫。硬糖君苦守荧屏多年,总算等到一位没有沉迷于宫斗宅斗小区斗的女主角。
 
电视剧《楚乔传》,讲述了一个奴籍少女在北朝逆袭的故事,由慈文传媒蜜淘影业和克顿传媒辛迪加影视联合出品,上海蜜淘影业有限公司制作发行,赵丽颖、林更新、窦骁、李沁领衔主演,邓伦、王彦霖、牛骏峰、黄梦莹、金士杰、田小洁、孙宁联袂主演。
 
一贯以软萌形象示人的赵丽颖,在剧中一上来就是蓬头垢面对抗群狼,别的女主顶多是虐心,她却是货真价实的虐身。《楚乔传》不仅让观众看到了傻白甜外的另一种女主角,也让人重新认识了赵丽颖。所谓的女性独立,不是靠绝望处男性的垂怜,而是依赖内心真正的信仰和力量。
 
真正的独立女性,眼睛里不能只是有水,一味的晶莹剔透、玲珑心肝;她的眼睛里应该有铁,锋似利刃,重比千钧。
 
楚乔和那些北朝女汉子
 
《楚乔传》的第一集,身为奴婢的楚乔(赵丽颖饰)就被西魏的一群贵族公子当成游戏对象,展开了一场最残酷的狼人杀。
 
电视剧的年代被设定在枭雄逐鹿的西魏,而那时奴婢命如草芥。楚乔等人被当做游戏的猎杀对象,看似血腥,实则是那段历史的真实反应和还原。
 
两晋南北朝时期,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,沦为奴隶者甚多。除战争外,百姓有因贫穷难以生存者,往往自卖骨肉为奴婢。如史籍所载:“元康七年,关中饥,米斛万钱,诏骨肉相卖不禁”。饥馑年代,国家竟以诏书形式公开允许贫穷百姓卖为奴婢。
 
而北朝时期掠夺汉族为奴已达到空前的程度。当时贵族、大臣、将领都获得很多赏赐的奴婢,其数目动辄成百上千。如北魏长孙肥,一次就获赏赐奴婢数百口、张济百口、卢鲁元数百口。
 
奴婢们的生存状况十分恶劣,从剧中楚乔所受的种种苦处便可管窥。这种不把人当人的制度,使得楚乔变得强大后,最大心愿就是释放奴隶。
 
受过苦,方知众生苦。有牵挂,方把世人牵挂。在电视剧《楚乔传》的最后,楚乔成为了心怀苍生的巾帼将军。权臣宇文泰也在良臣劝谏下释放奴隶,荼毒数百年掠民为奴的暴政至此解冻。
 
电视剧中,楚乔受过特殊训练但一开始经历了失忆。无论是箭刺恶狼,还是弹弓弹酒杯,她都算得上是一枚古代女汉子。其实,北朝的妇女习武骑射是常态,楚乔不过是其中一个典型代表。
 
北朝统治者多是游牧民族成员,北魏、北周分别由鲜卑拓拔氏和宇文氏所建立,北齐政权由高氏执掌,渤海高氏是鲜卑化的汉人,和游牧民族成员长时期生活在一起。游牧民族保留着浓厚的原始遗风,妇女在社会生活中起着重要作用,并且练功习武,出现一批以骑射擅胜的女杰。
 
北齐神武帝高欢先娶尔朱荣女为妃,后又娶柔然(蠕蠕)公主,尔朱氏、柔然都是北方少数民族成员。在迎娶柔然公主时,出现了如下场面,请看《北史 后妃传》的记载:
 
神武迎蠕蠕公主,还,尔朱后迎于木井北,与蠕蠕公主前后别行,不相见。公主引角弓仰射翔鸱,弦而落。妃引长弓斜射飞鸟,亦一发而中。神武喜曰:“我此二妃并堪击贼。(弯弓射箭,一发即中。神武帝说我的两个妃子都可以去剿匪昂!)
 
由此可见,楚乔这样战斗值爆表的皇妃,在北朝竟是真实存在,不止是今人脑洞。
 
“小花”的前途与后路
 
娜拉不是堕落,就是回来。当年易卜生的《傀儡家庭》在中国上演后引起文化界广泛关注,在大家对娜拉出走的一片喝彩声中,鲁迅以洞穿历史的眼光看到娜拉出走后要面临的问题。
 
倘若女性还存着依附男人的心理,那么在出走之后若不想堕落,便只有重新回到丈夫统治下的家庭,渐渐遗忘离家前的苦楚。
 
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的,是张爱玲年发表的《走走到楼上去》,文章写到“走,走到楼上去一一开饭的时候,一声呼唤,他们就会下来的。”
 
大女主的戏拍来拍去,女性的崛起总要依附男性,“一到开饭的时候就要下楼”。而以“小花”出道的演员,如果不能在内心有坚守,对前程有打算,极易长期停留在“小花”形象中,踟蹰不前。
 
三十岁的年纪,对于赵丽颖来说刚刚好。出道七年,逐渐走红。收获赞誉和喜爱的同时,也备尝艰辛和质疑。如果说呆萌“吃货”杉杉接近于赵丽颖当时的本色,那么楚乔则代表了她蜕变的决心。
 
女奴楚乔,在北朝的乱世纷争中,低微似一粒尘埃。然而就算是低微到尘埃里,她也一步步用行动诠释了生命的本色。
 
赵丽颖演楚乔,从“小花”变身“打女”,少见的血性。无论是与恶狼搏斗时,眼神中求生的斗志;还是在被按在地上,不肯告诉贵族少爷燕洵(窦骁饰)名字时的孤傲;抑或在火堆前被击倒匍匐,望着火堆中逝去亲人的复仇烈焰。每一个细节,都触动心弦。每一个眼神,都撩人斗志,让人恨不能马上看到其后的逆袭。
 
从呆萌“吃货”杉杉、灵动“小鲤鱼”红菱,到坚忍女官陆贞、敢爱敢恨的花千骨,再到一往无前的战神楚乔。赵丽颖能跳出“小花”的套路吗?起码我们能强烈感觉到:无论在楼下叫得多大声,她是“不会下楼”的。
 
从神奇女侠到中国女侠
 
最近《神奇女侠》上映,再次引发女权话题。而从北朝骑射女杰到唐代女侠传奇,从花木兰到聂隐娘,我们其实一直拍不好自己的女侠。
 
尽管我们有武则天、有嬛嬛,但女性崛起的武器,看来看去,还是那一条石榴裙。波伏娃曾说:“女性的不幸在于不被要求奋发向上,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。”躺在男权温床上的胜利难以被尊称“励志”。
 
翻开唐传奇,那些女侠们往往比现代大女主更加自由。唐传奇中女侠的婚姻完全由自己决定,聚散从心。女侠们主动和男性接近,往往一见钟情,很快由路人变成夫妻。
 
聂隐娘是这样成婚的:“忽值磨镜少年及门,女曰:`此人可与我为夫。’白父,父不敢不从,遂嫁之。”
 
真正的女侠敢爱敢恨,既有英雄气,又有儿女情。唐传奇中的女侠在气质上和北朝妇女一脉相承,她们对自己喜爱的人慷慨奉献,无所吝啬,同时又嫉恶如仇,一旦查访到仇家,必断其首级方肯罢休。
 
隐娘投奔陈许节度使刘昌裔之后,竭尽全力保护他的安全,甚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迎击刺客。“及刘薨于统军,隐娘亦鞭驴一至京师,柩前恸哭而去。”这些女侠内心的爱是真挚的、炽热的,她们的恨也是强烈的、不可遏制的。
 
女侠的爱和恨往往交织在一起,二者有时是协调的,有时又是对立的。当二者发生冲突时,女侠都是以其所恨而毁其所爱,采取超乎常人的果断行动。
 
《贾人妻》和《崔慎思》中的女侠。在向仇人讨还血债之后和丈夫告别,假装哺乳杀死了自己亲生儿子,为的是彻底断绝眷恋之情,不再返回此地。这种残忍的行为,是她们在经历激烈的内心冲突后作出的痛苦选择。
 
《楚乔传》中的楚乔,目睹兄姐相继惨死,立誓要带妹妹逃出牢笼。她的恨同唐传奇的女侠一样,明是非。
 
西魏门阀争斗,燕洵一家满门被灭,楚乔与他生死相守并力助他逃脱困局。后来,燕洵野心膨胀,不惜以满城百姓性命为代价割据称雄。楚乔在绝望中与燕洵分道扬镳,她的爱同唐传奇的女侠一样,懂割舍。
 
从靠男人到靠功夫,女性的成长,终究还是要靠自己。
TAG: